短线不必过分担心利率倒挂 /郭奉孝

  最近一周环球金融市场焦点是美国2年和10年国债息率出现倒挂,即10年期息率比2年期还要低,此乃2006年以来首次,令市场担心全球即将再次步入经济衰退。自从1980年起,1989年、2000年、2006年均发生过利率倒挂,并且平均经过311天后,美国经济陷入衰退,即分别为1990年、2001年和2008年。笔者同意国债息率倒挂与衰退具有关联性,唯其实是经济发展到周期尾步必然发生的结果,而非原因,这点读者要注意,否则了解经济现象时会变得一知半解,被大众传媒玩弄。

  此外,由1980年起,美国曾在1998年出现过去40年间唯一一次国债息率出现倒挂,但没有出现衰退。其主因是,美联储在曲线倒挂不久后就迅速採取行动降息,即所谓的“预防式降息”,而不像其他时期时等到经济已经明显走弱后才採取“应对式降息”。

  按这个数据来看,美联储在7月已经进行减息,实际已算一种“预防式降息”,当然未来美联储继续减息的压力巨大,相信9月再议息时,市场会憧憬不单减息,还要对未来如何减息有进一步大力减息的方向才收货。笔者不相信美联储会自己引爆炸弹,所以华尔街骑劫美联储再次成为事实。

  世事如棋局局新,做事从不按章法出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已多次表示美联储要进一步减息,加上以他的风格,美国一旦出现经济危机,重新启动2009年般的QE计劃将是预期之内的事。

  因此,笔者不会将短期投资情绪看得太淡。况且,自从美国减息后,全球央行也启动了不同程度的减息,根本没有国家希望短期内出现经济衰退。经济底蕴较弱的国家,如阿根廷只能另当别论。

  然而,中长线方面,美国若重启QE,对美元是一种衝击,因为美联储的降息空间非常有限。目前,联邦基準利率为2.25%,基本上不到2008年经济危机前一半的水準。而债务规模已经比2008年翻了一番多,金融市场的规模也远超2008年时期,一旦发生经济衰退,美国将会为过早的耗尽货币政策空间而付出代价。

  2019财年前10个月,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已经达到8668亿美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7%,且已经超过了上一财年全年的赤字总量。按此推算,2019财年,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势必要突破1万亿美元。